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
欢迎投稿本网站
主页 > 耽美甜文 >

群交小说n男一女 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机械之心

发布时间:2020-04-22 22:24   来源:https://www.southlihan.cn   作者:土味情话_美文摘抄   人气:

群交小说n男一女 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机械之心

布洛克•朗姆洛也会做噩梦。

这并不是啥奇怪的事情,毕竟交叉骨也是人。

从天空战舰坠落的那一天起,他开始频繁地失眠。他试图逼迫自己将梦境连同睡眠时间一同挤出规划,让那些不切实际的虚幻的画面从他的意识领地里离开。

其实布洛克早就习惯了并不安稳的睡眠,从他还不是一个九头蛇的时候开始,他就明白他永远不可能有真正安稳的睡梦,他所防备的不仅是正人君子,还有他所谓的同伴,他非常清楚黑吃黑这种事情从来都不缺少。

但梦境不是他所熟悉的东西,尤其是噩梦的不断侵扰。他耳机里那盾牌砸中啥东西的闷响、肢体狠狠摔向地面的声音和士兵的闷哼一遍一遍的重复,他压下恐惧询问士兵的情况,得到的却是寂静。

那一头有地面部队杂乱的脚步声,有美国队长该死的摩托的轰鸣,却唯独没有士兵的答复。

他清楚地记得玻璃破碎时刻卷起的烟尘,大厦将倾时耳畔石块钢筋扭曲的声音,它们就像电影一样一遍一遍无限循环重复。布洛克突然有些感谢劣质血清给他带来的优秀的记忆力,它让他永远无法忘记他所经历的每一分一秒,让他看清那些造成失败的所有细节。

布洛克咧了咧嘴。

不分时间和场合大举侵犯的疼痛也是另一个他不得不放弃睡眠的原因。

布洛克猛然掀开被子,挣扎之间从床上滚落,他的膝盖撞击地面发出沉闷的一声响,钝痛立即跟随而至。

非常疼。

面部传来的尖锐的疼痛,好像被浸泡在熔岩中一样滚烫。地砖的凉意蔓上他的背脊,他眯着眼睛,却无法遏止连同躯干也开始的疼痛。

他摸向床头柜,手指却在颤栗。哗啦的一声,啥圆柱形的东西滚落到地上,白色的小药片从未盖紧瓶盖的药瓶里滚出来——布洛克早就知道自己在那种情况下根本没办法分心去拧开瓶盖。

虹膜在干燥空气中尖锐的痛让布洛克睁不开眼睛,深夜的九头蛇基地没有任何光线,甚至连月光都无法透进来,他慌乱地强忍着疼痛在地面上摸索,却无论如何也摸不到那些小东西。他颤抖着用一只手捂住脸,低低地喘息着。

啪。灯亮了。

疼痛果然让他大大地失去了警惕性,突如其来的光线让布洛克闭上了眼睛,他一把摸向枕头下面——那里有一把上了膛的手|枪。他的半个身体倚在床头柜上,枪口指着来人,却在微微发抖。

是季叶。

他首先看到的是一双穿着黑色高跟靴的修长的腿,银发的女人站在房间门口,一只手还搭在电灯开关上。布洛克花了好一会儿才适应了光线,他狼狈地眯起一只眼睛看向来人,手瞬间脱力,枪落在地上,他第一次觉得自己从未这么难堪过。

他的喉结动了动,似乎想说些啥,却只发出一声嘶哑的呻|吟。

季叶的表情十分淡定,似乎对这种混乱的场面没有丝毫意外,她走过来,从滚落在地上的药瓶里倒出两颗止痛药,布洛克接过药片胡乱塞入口中咀嚼几下便火急火燎地吞咽下去。消化道一时有些难以接受这些碎块,他废力地把那些苦涩的药片咽下,尖锐的棱角滑过喉管钝钝地痛,但那和面部传来让人失去理智的疼痛根本无法比较。

布洛克低低地喘息着,等待止痛药起作用,他蜷缩着身体,咬着自己的舌尖不发出一点声音。季叶站在布洛克的身边,平静地看着他,这个像孤狼一样的男人此时看起来如此的狼狈。

过了一会儿,布洛克低低地笑了一声,他抬起头来,黑发凌乱地翘着。

“看到我这么糟糕的样子很好玩吧。”

他嘲笑般地抬起嘴角,微微眯着眼看着季叶,他看着女人的脸,似乎想从上面找到啥表情。季叶还戴着护目眼罩,呈现出的却是一种绝对的平静。

“别那这张机器脸对着我,士兵。你不会没有表情功能吧。”

布洛克把手肘支在床上试图站起来,他实在是不习惯被季叶这么居高临下地看。但是他没有成功,之前的疼痛让他没有一点力气。但令人惊奇的是,季叶半跪了下来。

完美的人造人半跪在布洛克面前,她顺从地低着头,优美的面部轮廓在灯光下仿佛莹玉。

“我……。”布洛克一时不知道该露出啥表情,他干脆换了个姿势懒散地靠在床边,斜睨着季叶。“别告诉我你一晚上都在走廊上闲逛,士兵。”

季叶沉默了一会儿,机械的女声像是掩藏着啥情绪。

“我已经睡得够久了。”

(I ha|ve slept enough.)

布洛克挑了挑眉头,“好吧好吧,我明白,毕竟你是Battle Machine嘛。”他略带深意地笑了起来。

季叶直起身,她伸出手一把把布洛克拉起来。布洛克穿着一件宽松的纯黑色T恤,极具爆发力和力量美的肌肉线条让他看起来像一头懒散的狼,漫不经心地低伏在地上看起来无害而慵懒,但是那种深入脊髓的血腥气和杀意却让人不敢轻视。他的身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伤疤,当他坐在床沿上向前俯身的时候,从松垮的领口里可以看到他线条分明的锁骨。一条恐怖的伤疤从衣领里延伸出来,一直延伸到锁骨的顶端。布洛克似乎注意到了季叶的目光,他毫不在乎地拉下衣领露出大片胸口,手指划过那道刺目的伤疤,冲季叶露出一个略带挑逗意味的笑。

“伤疤?这是男人的荣耀。”

他的烟嗓哑哑的,却有一种成熟男人独有的味道。

季叶移开目光,她扫了一眼地面上散落的药片,她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却不言而喻。

“只是一个……小毛病。”布洛克斟酌着自己的措辞,他看到季叶的嘴角微微挑了起来,不知道为啥,他居然在那张仅仅露出一小部分的脸上看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他哽了一下。

该死,这崽子如何这么横。

士兵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布洛克觉得自己的额头突突地跳了起来——这家伙可比冬日战士难打发多了。

突然,有啥凉凉的东西触上了布洛克的颧骨,他迅速地向后躲去,看到了季叶带着手套的手指。

“操。”他胡乱地抹了一把自己的脸,颧骨上传来尖锐的刺痛和温热的湿意,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血,皱起眉头。

大概是刚才弄破的。他舔了舔手上的血,站起来,走进了卫生间。

“回去睡觉,士兵。”他在门前停下,侧过脸看着站在床边的季叶,然后补了一句,“当然如果你非要留下來我也没意见,我不介意和你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他露出了那种标识性的带着慵懒、挑逗和嘲讽意味的笑。

季叶没有回答他,她拉开门,走了出去。布洛克听着走廊上渐远的脚步声,捧起凉水泼在自己的脸上。

他抬起头看着镜子里面目狰狞的男人,鲜红的液体落到水里,一丝丝地漾开,然后逐渐消融。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表妹让我再玩一次,总裁爹地超给力大结局_唐门偃师
下一篇:丝袜小脚扛在肩膀上 葡萄一颗一颗放进去h|炮哥,来一发!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