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八七章 陈宫

作品:衣手遮天|作者:饭团桃子控|分类:奇幻频道|更新:2020-01-15 22:03:30|下载:衣手遮天TXT下载
  谢景衣竖着耳朵,听着门口的响动,指了指桌子上剩着的那斛珍珠,笑道,“我是从太后那边过来的,一会儿还得回去研墨呢!这珍珠可是在太后跟前过了明路了,姐姐放心大胆的用便是。”

  “这珍珠虽然算不得珍稀之物,但宁静又富贵,我瞧姐姐选得好。说来也是奇怪,我来姐姐这里这么久,怎地连个端茶倒水的女婢都没有瞧见?”

  说话间,门口走来了一个穿着粉色衣衫的女婢,笑着行了礼,“谢三娘子,多有得罪,我替我们美人,去园子里采花了。”

  谢景衣笑了笑,“倒是难为你了,下这么大的雨。你伺候我姐姐辛苦了。”

  她说着,站起身来,递给了那女婢一个荷包。

  女婢抬起头来,看了谢景衣一眼,波光流转,福了福身,“红缨多谢谢三娘子赏。”

  谢景衣瞧着她,惊讶的捂住了嘴,盯着那红缨看了又看。

  红缨脸一红,抬了抬下巴,手抓着衣角捏了捏。

  谢景衣瞧在眼中,并未多言,转身对着谢景音说道,“姐姐,我便先过去了。太后那边还等着呢,一会儿我同柴二一道儿出宫,就不再来看你了。阿爹阿娘有大兄照顾,你且放心。”

  谢景音红着眼睛点了点头,“你们也放心。”

  谢景衣说着,出了门,方嬷嬷躬了躬身子,“雨太大,老奴送三娘子一程。”

  “嗯”,谢景衣轻声说道,“看紧了。”

  方嬷嬷瞥了一眼红缨,给谢景衣撑起了伞,朝着雨幕中走去,“三娘子想要红缨的命?”

  谢景衣面色不改,“我何时要她的命了,我只是觉得,她淋了雨,还怪好看的,指不定能捞着泼天的富贵,遂了愿了。”

  她说着,伸出一只手来,接了接雨伞边缘的水珠子,滴在手上,有些冰冰凉凉的。雨下得越发的大,哗啦啦的听不到四周的声音。

  这深宫之中,捧高踩低的事情,她见得多了。谢景音刚进宫的时候,光凭着那张脸,都是风尖浪口上的人。后头又发生了些什么,她即便不去打听,都能猜到。

  后宫可不是光凭脸就能够横行霸道的地方,所有人集火最先打的就是长得最有威胁的那个人,谢景娴一出事,简直就像是有人拿着锄头,给大堤掘了一口,所有的脏水,全都朝着那里涌进了内苑。

  谢景音那段时日,定是不好过的。

  你看一个人在宫中的地位处境,从她穿着用度,从她身边人的眉眼,便能够得知一二。这红缨,一看就不是安分守己之人。

  大雨天不好好的在屋子里守着,反倒是去花园子里采花,忽悠谁呢?这连天的大雨,所有的花都被打成了碎渣渣,落了一地,她去采花,是从泥土里抠么?

  更何况,她进门之时,手中也无花,简直是敷衍至极。可见平日里,并未把谢景音放在眼中。

  若换了平时,她定是不管的。可是谢景音捎口信给她,要珍珠……她一开始没有想明白,实在是谢景娴在她的眼中,也不过是比她略微大一些的孩子罢了。

  上一辈子,先生下健康皇长子的,乃是当日同谢景音一见如故的高敛英。

  她先入为主,一直没有想到谢景音会早早有孕,直到那掌柜的提到小公子,她方才想起,这偷偷的送珍珠进宫,还有可能是珠胎的意思。

  谢景音有孕了,那么红缨便不能留在她身边了。

  方嬷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同谢景衣站得更靠拢了一些,“主院的韩修媛,是皇后还未进宫之时,便跟在官家身边的老人了,性子十分的温和,身子不好,总是病着。红缨是一早就分到咱们偏殿的,比美人进来得还早。”

  “美人身边,除了红缨,还有一个绿黛,刚领了点心,着她送碟子回去了,恰好您没有见着。”

  谢景衣听着,轻声说道,“官家呐,还年轻着呢。这陈宫啊,像是初升的太阳呢,嬷嬷。鱼糕做起来费事,也就是在这宫里,才时常有得吃了,姐姐真是好福气。”

  方嬷嬷陡然一凛,看向了不远处的太后所居的宫宇,“三娘子,老奴便送到这里了。”

  谢景音有心隐瞒,但其他人更加有心的试探着呢。

  若是不机灵的,闻着鱼糕的腥味,就该吐了,这一吐,立马整个宫里的人,都知晓了。

  谢景衣轻轻的应了声,又说道,“对了,我听闻高姐姐在闺中之时,也很喜欢珍珠呢。”

  方嬷嬷脚步一顿,笑道,“老奴平日里,的确常见高才人戴珠串儿。”

  谢景衣像是随口一提一般,不纠缠着,摆了摆手,朝着雨中走去,她原就是自己个撑着伞来的,自己个再回去,再合适不过了。

  “谢三娘子,太后适才坐累了,用了些点心,已经歇了。说若是你回转了,直接去裴画师那儿便是。太后听闻您擅长画山水,想让您给画一幅夏雨陈宫图。”

  谢景衣对着太后的宫门行了礼,“诺。”

  她说着,撑起了伞,径直的离去。

  在不远的小楼上,太后站在那里,望着谢景衣的背影,淡淡地说道,“都说什么了?”

  身后的嬷嬷低着头,看不清楚表情,“就是来送了些珍珠,坐了不够一盏茶的时间。那方嬷嬷是个厉害的,也没有人靠近。谢美人进宫之时,带的多是金银,唯独有尊佛像是个上好之物。”

  “若是她刚进宫的时候,怕是就大大咧咧的拿来送您了。可经过了忠勤伯府的事之后,官家冷了她几日,吃了不少苦头之后,倒是乖觉了。”

  太后微微的颔首,没有接话,“进去歇了吧,这年纪大了,总是容易累了。”

  “您说什么呢?您还年轻着呢,像这刚进宫的时候啊,一样一样的。”

  太后摇了摇头,“你看着我年轻,可人家觉得,我已经是落日余晖了。嘉儿多好的孩子,是我们齐家最有出息的子嗣。人家还不是,说扔便扔了。”

  “不亏是人人称赞的孝顺儿子呢!这不,今日还请人给我画像呢,他说什么呀?他说,母后,要微笑。我侄儿要死了,我的孝顺儿子叫我微笑呢!”

  “这人啊,还是生得亲。那半道儿捡来的孩子,是养不熟的,你说是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