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四十八章 六月的故事

作品:江湖位面小人物|作者:枯空散人|分类:奇幻频道|更新:2020-01-14 22:42:03|下载:江湖位面小人物TXT下载
  夏至。

  悦来客栈。

  小云将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的长条形状物握在手里,就坐在原来厨房门口摆着的那张椅子上守候。

  他以前都是悠然地坐着晒太阳,这一次却坐得端端正正,一丝不苟。

  他今天没有讲书,而像是在等待某个人一样。

  过了一阵子,直到太阳快落下山的时候,才有个人吊儿郎当地从外面走进来。

  “你今天来约我过来,是什么事?对了,我还想听一听,你说的那个天机老人明明是兵器谱排名第一的人,却为什么敌不过第二?”

  说话的这个人是贾活。

  小云见到贾活,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将手里的长条形状的红色裹布拿出,郑重其事地交到他手里。

  “请你帮我把这东西务必送到华山派大师兄,一个叫作梅长苏的剑客手上。”

  贾活瞪大了眼,探出头盯着这赤红色,如同血一般染过,足足有三尺多长的长条物。

  盯了半天,他才缓缓说道:“你......你是不是疯了?你让我去将这破东西交给谁?”

  “梅长苏,也就是华山派的大师兄!他见到这东西,自然会明白一切的。”

  贾活茫然地点点头道:“他是会明白一切,但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找到他!”

  小云道:“我想来想去,我认识的人里面大概只有你的关系能和他搭上线,而且也只有你有能力保护好这东西。”

  贾活看小云一本正经的样子,感觉他不像是在说笑,于是警惕地问道:“这裹布里究竟是什么东西?”

  “一柄剑。”

  贾活吐了口气,变得轻松起来,又有些兴奋地说道:“原来是一柄剑!我知道了,一定是当年你的祖上无意间帮过他一回,所以留下这柄剑,好教你当作信物去找他报恩,是不是?”

  “说书的里面经常有这种故事,想不到今天让我碰上了。”贾活三手两脚,匆匆地扯开裹布,说道:“来,让我仔细看看,这柄剑长什么样子.......”

  哗!

  冷锋有气,光华耀人,寒气直迫眉睫!

  无论是纹理,还是质地,亦或是黑色的剑鞘,金色的剑柄,红色的剑穗,都制作得无可挑剔,几乎完美。

  贾活纵然没什么见识,也该认得出,这绝对是一把绝世无双,削铁如泥的神剑!

  ——这本是谢小荻留下的寒铁神剑!

  “你......这就是那信物?”

  小云道:“你也可以看做是一种信物,但这信物却必须要梅长华亲自看见才行。但凡被其他人知道,你我都可能惹来杀身之祸!”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将一柄神剑带在身上,本就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更不要说这柄剑以前的主人还是谢小荻。

  谢小荻弃剑之后,只说是神剑被盗,若真再重现江湖,那必会有大量的人为了讨好七大剑派的联盟而去夺剑!

  贾活不知详情,但还是记住小云的话,赶紧将裹布裹好,连声道:“好,好,好,我知道。不过既然是会惹来杀身之祸,你就该好好封存起来,不要轻易动用才对!”

  小云叹道:“我本也以为这柄神剑从此再也不会问世,但没想到还是不得不用。”

  贾活道:“你......你遇上了什么难事吗.......”

  他正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惊呼道:“你不会是想去为老龚报仇吧?!你疯了,你真的疯了!”

  “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居然拿来为了一个挑粪的报仇?!!”

  贾活捧着神剑,一跳跳了几乎有一丈高,表情就像是捡了个活鬼,大声道:“我知道老龚对你算是有恩,可你想想,也是我先把你介绍给老龚的对吧?我是不是也算你的恩人?”

  小云摇着头,目光却格外坚定,道:“若不是为了老龚惨死之事,这柄神剑也许永远也不会有现世之机。”

  贾活不住地跺着脚,走来走去,绕着小云来来回回走了七八圈,最后才停下,无奈地说道:“你为什么不让悦来客栈帮你找人?”

  小云道:“因为这柄剑见不得光,就也只有让见不得光的人来送才行!”

  贾活指着自己的鼻子:“你的意思是我见不得光?”

  小云微笑道:“昔日孟尝君有门客擅长鸡鸣狗盗,那当然也是一种本事,你就有这种本事!”

  贾活听到这话,稍微舒服了点,道:“好,你说的故事我虽不懂,但你把我比作孟尝君的手下,我还是很高兴的。正好过几天有个商队往西北走,我有办法跟他们一起。”

  小云道:“事成之后,想必梅长华大师兄也不会亏待你的。”

  贾活既紧张,又感到兴奋,把手中的铜钱玩了又玩,大笑道:“亏待不亏待不要紧,我只想见识见识,快意江湖的世界!”

  ······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江南六月的荷花很红,江湖六月的荷花也很红。

  因为江湖的花是由血染成的。

  六月初六,贾活起了个大早,跟上商队,一行人拉着车马,浩浩荡荡地出发向远方了。

  他打算去华山派看看,见识见识不一样的江湖。

  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江湖在人们心中竟也是一样的,是不是天下所有地方,所有环境,所有境遇,所有关系都是这样子的?

  这个答案,也许只有等贾活回来才能知道。

  ······

  六月十五。

  月圆。

  月圆之夜,小云特地多加开了一场讲书,好把“小李飞刀”的大结局讲个明白。

  “上官金虹的密室,四面都是由精铁打造而成,铁门更是重逾千斤,非人力所能击破,苦苦焦急的阿飞和孙小红只能守在门外,拼命地敲打着铁门。”

  “阿飞甚至用竹剑去刺那铁门,却只能空空折剑,徒劳无功!”

  “天下兵器,分列二三,究竟是上官金虹的龙凤双环更胜一筹,还是小李探花例不虚发的小李飞刀能够活到最后?”

  小云讲到正酣之处,听客们都聚精会神,连吃东西和喝茶的声音都不敢发出。但在客栈之外,却忽有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县令大人驾到!”

  一顶轿子落在门外,一个轿夫大声吼道,盖过了客栈里小云的声音。

  众人虽然非常不高兴,但是也没有人敢给县令脸色看,立即都纷纷向门外看去,并且施礼问候。

  苟县令挺着大肚子,一只手拈着两撮鼠毛须,另一只手提着长长的官服,一摇一摆地走进悦来客栈。

  他看着众人,摆手笑道:“哈哈哈,我今天也来与民同乐,听听评书。看看平日里的生活。”

  听客们刚刚喘了口气,苟县令却又说道:“但若是讲书的人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我可就不能容忍,只能当场拿下了!”

  没有人说话。

  大家都不知道苟县令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也不敢多嘴。

  等众人回过神来,小云已讲了个七七八八:“所以最后当然是小李飞刀获胜,从铁门中走了出来。”

  “须知上官金虹强权蛮横,行事霸道,但这世上决无任何蛮横不讲道理的强权能够最终胜利的!所以有的人也要好自为之!”

  他这句话明显是在讽刺苟县令。

  听客们本以为苟县令一定会勃然大怒,但苟县令却全然没有要发作的意思。

  “好好,讲得不错!先前有人向我禀报:新来的说书先生企图谋反,我就说小云先生怎会谋反?于是来听一听,看来真是谎报消息,我非严惩他不可!”

  苟县令红着脸,灰溜溜地离开了。

  其实小云知道苟县令是不敢对自己贸然动手的——因为当年小云在柳府闹得鸡飞狗跳,大败剑客的事,苟县令不会不知道。

  苟县令毕竟不是庞大,他不会那么愚蠢地和小云冲突。

  小云街头卖艺这么久,柳泉城里大多数人都知道小云会武功,而且打败了海南剑派的剑手。

  ——但是由于海南剑派地处南海,十分偏远,又不常进入中原,所以这些不知武林事的普通人对于海南剑派是个什么东西,也没什么概念。

  对于小云的武功究竟如何,他们也没有什么太高的估计。

  小云大闹柳府的事情一开始听着还吓人,但随着小云在街头卖艺之后,众人就不觉得他是什么神秘高人了。

  ——哪个神秘高人会在街头卖艺?

  ——小云在他们心里的地位,是远远不如朝廷,以及那些名门正派的。

  而苟县令却是知道海南剑派厉害的,所以衙门与小云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

  他刚一离开,人群便炸开了锅。

  “今天苟县令可是自讨苦吃了!”

  “不对啊,难道苟县令换了个人么?怎么会不找机会动手?!”

  “笨蛋,难道你想让小云先生被抓走吗?”

  “.......”

  小云猜到苟县令会有点忌惮自己,但是他既然不敢抓人,又何必要来呢?

  这个时候,小女孩的声音打断了小云的思考:“大哥哥,李探花的故事是不是也讲完了?”

  小云道:“是。”

  小女孩道:“下一个故事咱们讲什么呢?”

  “下一个故事啊.......”

  小女孩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道:“下个故事咱们就讲谢晓峰吧,讲一讲谢晓峰与神秘剑客的大战!”

  她说着说着,又有些难过:“唉,可惜当年讲这段的说书先生不在了,我又记不起他讲的那个神秘剑客到底叫什么名字......不然我还可以给大哥哥你讲一讲过程的。”

  “那个神秘剑客叫苏什么呢.......我怎么又给忘了.......”